上深度网,走进深度人生。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收藏本站
文化
深度阅读 文化动态 深度典藏
教育
资料库 教育通讯
Slwc
Study Live Work
生活
职场 衣食住行 生活美学
社会
深公益 深纪要 虚空间 深度守望
健康
行业 健康手册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 > 教育通讯 > 教育界 >

农村儿童的发展怎样影响未来中国

时间: 2018-11-28 12:01 作者:罗斯高 来源:转载 点击:
我今天希望跟你们分享一个我觉得中国面临的最最最大的大家不知道的问题。我想,我讲完了以后,你们会觉得我说的这句话是对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可以解决的,而且为了中国很健康地发展,必须得很快解决。

我已经在中国做了 37 年科研,我们团队的主要的目标——我们是经济学家,我们想缩小城市跟农村教育的鸿沟。你可能会说,经济学家为什么要做农村教育呢?因为我认为,农村的教育水平太差的话,会影响到整个中国的发展,所以必须得解决。

我们的团队是在斯坦福大学的各大学院——医学院、教育学院。在国内,我们合作的机构是陕西师范大学的一个教育部支持的中心,我们在那里有 100 个研究生、10 个老师。中科院、北大、清华也都有我们的合作机构。由于我们是下到基层去做项目的,必须得有当地的合作人,所以基本上每一个省都有一个合作的学者。我先讲一讲为什么中国应该关心我要讲述的这个问题。

这个图表可以说清楚什么叫作“中等收入陷阱”。其实很简单,纵轴是现在的收入,横轴是五六十年以前的收入,每一个点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左下角的这些点,是非洲、南亚的国家,原来穷,现在仍然很穷。右上角的点是 OECD(经合组织)国家,它们原来是高等收入,现在仍然是高等收入国家——欧洲,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日本。
我关心的两个群体。第一个是图中蓝色的点,我叫作“毕业生”,“毕业生”是什么呢?50 年前,这些国家或地区是中等收入,这 50 年来,它们已经从中等收入阶段“毕业”,变成了高等收入的国家或地区。注意两点,第一,你数一数,只有 15 个国家跟地区毕业了,包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还有以色列,爱尔兰,韩国。第二个要注意的是,最近 20 年,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毕业。
第二个我关心的群体,是“陷阱”里的国家和地区,“陷阱”就是“中等收入陷阱”。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现在,已经 70 年了,它们一直都是中等收入。这些国家跟地区往往不是很平稳,经常是又革命了,又犯罪了。一旦恢复稳定一段时间,经济又会开始上涨。而且你看,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其实都在这个“中等陷阱”里面。我们就看看这两个群体,就是“毕业生”跟“中等陷阱”有什么差别。
这个是高等收入国家——加拿大、美国,北欧,他们劳动力的将近 75%,也就是 4 个人里有 3 个人,至少是高中毕业的。高中毕业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水平——你已经会算数了,会认字,批判思维都已经提高到了一定的水准。你看那些“毕业生”国家或地区,就是韩国、中国台湾、爱尔兰、新西兰这样的地方,它们中等收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高等收入国家的人力资本的基础。

我们有一个非常漂亮的片子,是在韩国拍的,拍的是一些在工厂里面做衣服的女孩子。20 年以后再拍她们,她们在办公室做会计员,做网络相关的工作——做这些不同的工作的,是一样的人,她们是可以转型的。但是“陷阱”里的国家呢?平均 3 个劳动力里,只有 1 个人是高中毕业的。

当一个国家或地区从中等收入变成高等收入,工资涨得很快,低工资的工作都走了,新的工作机会也来了,如果你的劳动力没准备好,就会出现非常明显的两极分化——有的人发展得非常非常快,赚很多钱,他们的未来很好;可是还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或者失业。

失业以后就开始犯罪,犯罪又开始乱,乱的时候投资的人都不投资,他们到别的地方去投资,然后这些地方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70 年一直这样周而复始,无法从“陷阱”里出来,变成真正的高等收入国家。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
现在讲第二个,中国。中国在这张图的什么位置?中国就是在这个“中等陷阱”里面。可是你看,它在图上的位置是靠左边的——50 年以前它很穷,是低收入国家,现在它已经跑上来了,基本上是以一个 45 度线的轨迹跑上来的。中国发展得非常快。我第一次来中国是 1983 年,1983 年的中国那么穷,现在你看怎么样,对,中国真的是跑上来了。我们现在想的是,它能不能跑完这条路,变成高等收入国家。

我估计所有的人都希望中国跑到这条线上来——因为如果中国垮了,不走了,整个世界都会受到影响。如果哥伦比亚或者秘鲁垮了,只是哥伦比亚或者秘鲁的人很倒霉,世界其他地方不会受到影响。但是中国不一样。可是,中国的人力资本情况怎么样呢?我们先来看三个中国。

这是三个中国,这个现在是 3 岁的孩子,是以后的劳动力。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城市户口占37%、38% 左右,可是因为城里人生孩子少,只有 24%,也就是不到 1/4 的孩子是城里的孩子。
大部分的孩子在哪里?是在贫困农村——中部 60% 的农村,还有西部的农村,都属于贫困农村。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农村。所以现在我们看看这三个中国是怎么样的。我们先看高中。
实际上,跟别的国家比,在所有中等收入(的国家)里面,中国的教育,中国的人力资本是最低的。这个不是我算出来的,是 2010 年人口普查的结果。
根据劳动力的定义,20 岁到 60 岁的人口都算作劳动力人口。上过高中和高中以上的人口占 24%——4 个中国劳动力里面只有 1 个上过高中。跟别的国家比一比:
你就看这个,土耳其,31%,南非,28%——我们比南非还低,越南是 33%。中国 24%,是所有中等收入国家里面最低的。这个是现在还在上学的人数:
最近进步很多,不是说没进步,但是现在也只有一半的人上高中。这个问题是哪里的?

这个是城里的数据,中国的城里 93% 的孩子是上高中的。在美国,这个比例是 92%,所以中国的城市比美国还好,更好。但是你看贫困农村——接近 1/3,63% 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包括职中、职高。所以这个很明显是一个农村的问题。
这个是一个典型的“毕业生”,韩国。那个时候是 80 年代,工资一块钱一个小时的时代——现在中国的工资是两块钱、三块钱一个小时。但是你看,早在 80 年代的韩国,就有将近 100% 的农村孩子上高中,几乎每一个孩子都上高中。你再看80年代的墨西哥,再看看现在的中国:
墨西哥,中国,墨西哥,中国——中国跟墨西哥完全一样,你分不出来。

可是墨西哥现在怎么样了呢?80 年代的时候,它的收入开始上涨,就出现两极分化了——有很多没有上过高中的人,他们只有三个选择:一个是打杂工,做玉米饼啥的,这些工作是没有福利、没有未来的;第二个就是跑到美国去,很快他们就不能跑了(特朗普要修墙了);第三个就是做犯罪组织,现在犯罪组织 100% 的人是没有高中毕业的——是的,因为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他们只有这三个选择。所以这么多年来,墨西哥仍然只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

实际上,问题是高中之前开始的。这个是北大跟陕西师范大学做的研究,我们去 175 所初中,做了一个很大的调查,有两万个人的样本。初中的第一个星期,孩子们穿得干干净净的,头发也理得很精神的,他们非常兴奋,我们就做一个调查,问他们,你三年以后想干什么。


一半的孩子——47% 的孩子,说我想上高中;然后一半的孩子说,职高,或者直接去工作——这在中国是允许的,初中毕业就可以直接去工作。最后还有一些说没想好。所以我们就根据他们想不想上高中,把他们分为两类,给他们做一个考试,这个考试很特别,叫 IRT-scaled 测试,用于测试学习到的绝对知识。学年头尾做两次这样的考试,我们就能测出来这些学生到底今年有没有学习到新的知识。
一半的孩子——47% 的孩子,说我想上高中;然后一半的孩子说,职高,或者直接去工作——这在中国是允许的,初中毕业就可以直接去工作。最后还有一些说没想好。所以我们就根据他们想不想上高中,把他们分为两类,给他们做一个考试,这个考试很特别,叫 IRT-scaled 测试,用于测试学习到的绝对知识。学年头尾做两次这样的考试,我们就能测出来这些学生到底今年有没有学习到新的知识。